首页>>当前栏目

2014年2月10日,著名画家朱新建先生因肺癌救治无效逝世,享年61岁。联想到不久前艺术家成勇和忻东旺先生皆因病痛折磨而溘然长逝,艺术圈人士的缅怀悼念平添更多伤感和惆怅。朱新建先生以声称“快活”为自己的艺术原则,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他所取的游戏艺术的态度也是其一贯持守的生命态度,朱新建的艺术创作建立在人本主义立场上,以尊重自然和人性的情怀表达艺术的率真与坦荡,是新文人画的典范。

新文人画,朱新建的水墨革命

 



  • 中国画与人性的透视

  •   任何艺术的游戏种类,包括唱歌、跳舞、戏剧等,当然都和作者的性格有关,都反映作者的人性,中国画也不例外。中国画对人性的反映肯定有一个长期的中国文化形成的人格审美理想,就是他们认为什么样的人格才是最高尚的。通常认为的“雅”,雅是指一个什么样的品位。在魏晋南北朝时,人终归是好胜的,要拼比谁更厉害,像石王比富。而后人们开始崇尚比较潇洒、比较飘逸、比较出格的人,像竹林七贤,独立特行,性格比较怪异。很快,这种性格又被认为比较过分,《聊斋志异》中的沂水秀才里有个书帽子,说世不可奈事有17件,17件讲得很具体,诸如语次频提贵戚。

  • 中国画 你姓什么?(花鸟画)

  •   最早在壁画、岩洞,还有家具、日用品上已经很多,包括青铜器上面都会有一些花鸟题材的装饰,但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花鸟画的概念。我们现在所说的花鸟画这个概念,隋唐已经有了,但真正比较成型应该是宋画院的花鸟,当时有郭熙、黄荃这些比较著名的宋画院院体。院体肯定讲究比较严谨,从历史形态上说,也是统治阶级显得自己态度比较端庄,法度比较严谨,希望社会秩序更加好一些。不像野逸的自由知识分子,追求内心心灵更加自由,所以腔调就不一样。到了元朝,所谓的“儒不如娼”,就是一些知识分子精英发牢骚,元朝对儒家文化是非常不重视的。

  • 中国画 你姓什么?(山水画)

  •   晋唐应该就开始出现了比较成熟、比较完整的山水画。中国人画山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艺术门类,它跟西方人画风景不一样。西方人画风景当然也有对自然的欣赏,中国人画山水可能含的比较多的是中国人的宇宙观,中国人的审美理想,对人格、对哲学的一些表述吧。中国人的哲学里面,尤其是道家,有天人合一的思想。在宋以前,中国人画山水,我觉得基本上还是哲学思想的表现。假如我们不看到后来的山水画,我觉得那时候的画就是比较纯粹的画。因为看到后来的山水画,就发现那时候的画,还不是很纯粹的画,差不多是一种哲学思想的图解。

艺术语言与生命感情

 



  • 朱新建的另类情感世界

  •   画画有几种倾向,但最终表达的是生命的感情,有时不过语言方式不同。比如口语有南京话、无锡话,文字上有汉语、英语、法语,语音上有差距,但差距不很大,各有各的长处。绘画上我认为有两种,一种是表达直接感受的思想情感,另一种是经过训练后表达出来的东西。属于自我个体非理论性的表达,说不定这种感觉是对的。直接感受型画家相对比较真实一点,阐述表达的感情更真切一点,我属于这一类型的画家。

      艺术家在社会上扮演的角色,是在做美的工作,去发现美、创造美,陶冶你的生活与心灵。艺术价值就是很美的生命态度,通过作品被解读出来,这种生命的态度比物质需求显得更真诚,中间的工作便是拿到一定的报酬,来养活自己。

  • 叩开觉悟之门

  •   人世间本身有一些共同追求的东西,不管你是作家、还是艺术家,甚至到普通老百姓,有共同遵循的规则。但对艺术家的创造与艺术品消费者来说,有两个方面的层次:一是对生活、生命过程理解的深度问题;二是游戏本身的的程度问题。比如讲喝酒,他的酒瘾很大,他取得的快乐是通过酒精麻醉他的心灵。不会喝酒的人,什么好酒、坏酒,喝不出快乐。艺术这东西像喝酒一样,你要玩到一定程度,才会懂得这里边的游戏。

      我们说艺术是修炼而成的,是生命的东西参与一个什么样的活动来提高自身的境界,他肯定是通过不停地认识与体悟。比如说学会怎么看画、学会怎么唱歌、学会怎么跳舞,在这种过程中净化心灵,提高自己的艺术境界,最终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 你想了解的 也是我们关注的

  •   名利很容易看到,像一张画卖了多少钱,给你一个什么头衔等等。而艺术本身的东西非得到这个时候,要慢慢体悟,这很困难。因为它不是可见的,不是有形的。何苦去干这种吃力而又不讨好的事情呢?实际上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做,起码很多年纪比较轻的人不太愿意去做这种事情。其实他们哪晓得,艺术真正有意思的就是这点,缺的就是这种东西。

      我觉得,就像卡夫卡在他的笔记里说的,你要问他为什么要写作?他说了一句很躲闪的话,他说“迫于内心的压力”,就是自己憋着特别想写,就写了。我觉得,目前不单单是绘画,其他的艺术门类,迫于自己内心压力这东西不是没有,相对少或是相对浅。

  • 朱新建的另类自我表达

  •  


  • 朱新建:只要你敢画

  • 很多人最初看到的画就是很像的,很写实的,就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而我的画,不管油画还是国画,很容易让一些原来没有画过画的年轻人觉得:这种画我也能画。

  • 朱新建:聊聊维佳兄的画

  • 大学刚毕业不久,那时,我在南京,维佳在南通,有一次收到他一封信,说画画的都是好疯子。意思足说,我们疯归疯,其实人挺好的,有点自我表扬和互相表扬的劲头,挺臭美的。

  • 朱新建:说两句实话

  • 假如你想玩一种游戏,只需要你自己一个人参加,那么不妨画画儿。玩的上了瘾,不想再做别的事儿了,就堕落成了画家。既当了一个画家,就不要再做发财的梦,运气若好一些,饿死倒也不至于。

  • 朱新建:闲文

  • 玩图章的人,一方名章、一方姓名章以外,便想再有一些别的内容。这些别的内容有一个颇雅的称谓,叫闲文。

  • 朱新建:珍珠河-桃花

  • 春节后回南京,会了会几位十多年没见的老朋友,高兴、疯……他们讨我的“墨宝我受宠若惊,就画。题款的时候不注意顺手写了一句”客在南京。“他们就问我:“现在你在南京算客?”我只好说:“何处不客,人生匆匆。”

  • 朱新建:自己写几句

  • 记得幼时,父亲供职的机关里有一位出板报的。每逢节日,他便用极鲜艳的粉色在漆黑的板儿上画一些灯或者花条儿什么的,让人觉得喜气、爱看。于是,我自己就也想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