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当前栏目

良师益友书卷香

文/张明荣


倾慕新泰文化是机缘。那是在小协镇宣传科的曹西萍姐办公室里,一本《新泰文化》在桌上,翻开着页码,不知谁看了没有合起。我也随即翻看、阅读,不知不觉一下午悠呼而过。感觉里面内容与时俱进,切合实际,文辞优美,丰富多彩。问了一下西萍姐,怎奈就一本了,没好意思张嘴要。失之交臂,心里惦记了好长时间,从此就记下了《新泰文化》。

巧的很,一六年的秋天,我在新宙哥的画室玩儿,新宙哥人热心热情,知道我是个文学爱好者,对我一直督促鼓励。我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到哪里都不拘束,嘿嘿,所以也就无拘无束的在那里或坐或站的尽情扒拉着浏览书籍呀画册呀啥的。其中《新泰文化》的刊物又映入了我的眼帘,引起了我高度的拜读兴趣。新宙哥看我对《新泰文化》特别感兴趣,指着刊物对我说:“这《新泰文化》是咱新泰市唯一的文学刊物啊,很有影响力的,是在全市各乡镇、单位发放的刊物,在全国也很有影响力呢。”自此我才知道《新泰文化》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更是捧在手里如获至宝,仔细拜读起来。

画室里来往的人都很自觉自律,没有几个大声喧哗的,往来的人可以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天来了一位老者,一看就不是等闲之人。精神矍铄,说话沉稳有涵养,和蔼可亲,始终面带微笑,看着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也不便冒昧打听,礼貌的打过招呼之后,安静落座听他们谈天说地,听他们谈的聊的相当融洽。过了一会儿,新宙哥转头对着我说:“哎,明荣,你好写点什么,这位老爷子的身边都是有才之人,他可以给你引荐几位文学造诣不错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女作家。”我一听棒极了,还有这好事儿?眼放光芒,遂高兴的说到:“那敢情好啊,哥,谢谢你!”转头握着老爷子的手:“也谢谢您老!让您费心。”老爷子依旧微笑着:“没什么,有机会给你引荐几位文学女将。”我高兴的点头答谢。新宙哥这才介绍:“这位老人家是毛体书法家李明和老爷子,年已杖朝(八十岁古称:杖朝之年),我们都尊敬的称呼’老爷子’。”我惊讶老爷子的精神面貌如此之好,看去也就六十几岁的样子。高兴之余跟老爷子握着的双手更暖了。老爷子笑着,笑得慈爱慈祥。

此后在老爷子的引荐下我有幸拜会朱英谋主编,幸而交识。随后与文秀等几位文学路上的巾帼女将相识相亲。

朱主编热情好客,平易近人,不薄新人不厚旧友,待人真心诚意。我精挑细选了自己以前写的几首诗的诗稿拿给朱主编恳请斧正赐教,朱主编看后鼓励我说:不错,以后多读多些。在随后的日子里每一次写出稿件都发给朱主编,劳其费心劳神给予指导斧正,遇到写作瓶颈也总是跟朱主编讨教写作方法、技巧。朱主编耐心细致不厌其烦的给予赐教,令我得遇良师心有感恩,让我在文学这条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向前走。

马树涛老师,是我们一块儿去外峪赏桃花时初识,是我文学路上碰到的一位哲人——也可以称其是哲学老师。他的散文诗哲理性很强,需要慢慢品读,仔细揣摩。一只脚印,一片树叶,一颗露珠,在马老师眼里都赋予了人生路上无尽的哲理性。语言精湛,词句含韵,阅读中让你沉思他的文字里透出的大境界,品啧中让你咂摸他段落间喷薄的摄魂夺魄之力,感悟一路走来的千滋万味。

文秀的文才独具一格。具有女人特有的细腻,柔情,唯美。一朵花一棵草在她笔下都是含情脉脉、捻露带羞的样子。一杯茶一卷帘在她笔下都具眸光似水、千般柔情。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了、需要仔细揣摩的。她的性格跟文采截然不同,她性格开朗,诚实直爽,活泼可爱,乐于助人是我醉心的。所以平时跟文秀说话都特别放的开,每每春秋季节天气晴好我们就相约多些。有事儿无事儿的都爱跟她唠叨唠叨,每次文秀都笑容满面耐心开导,有事儿都是全心全意帮助。我跟我的同学在一起时,经常说起在文学路上拉我前进的好姐妹,个个文采斐然,个个是女中精英。

认识李朝辉老师是在一次采风活动中,同坐一辆大巴车,一路听着他妙语连珠里风趣横生的口谐辞给,大家开心笑着的同时无不佩服其满腹经纶。亦庄亦谐间说他心藏东坡诗书香,脑记欧阳散文篇。李老师的涉笔成趣是不容置疑的,李老师谦虚之心千纳百藏,永远都是最好的谈吐生风别饶风致。

现在让我明白,新泰文化的影响力靠的是这一班有涵养,学识渊博的老师们的精心料理。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朱主编搭台,作家诗人们一觞一咏,一诗一书身手尽展。遇见新泰文化是福缘,与新泰文化的老师们遇见更是福泽深厚。如此良师益友帮带,一步一台阶,一步一脚印,陋字变铅字,良师益友携手,文学路上书卷飘香,笙旗招扬!新泰文化前途无量!





【作家简介】

  张明荣,女,1971年生,新泰市羊流镇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新泰市作家协会会员。极爱文学,喜欢用文字表叙心灵。诗歌,散文多刊发于报刊、杂志,发表诗作《女人》《故乡》《拥抱大海》等;发表散文《醇香老寨山》《杏林漫步》《风吹土门》《春雨绵绵》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