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当前栏目

                                            牛桂华书法赏析 
        牛桂华遍临诸帖以后爱上了草书。经过一番走火入魔般地历练之后,呈现给观众的成就最显著者是狂草。看其作品腕灵笔活、自然放任、洋洋洒洒、满纸云烟。如“奔蛇走虺,骤雨旋风”声势威猛,一气呵成。兴到之时,笔势自生、大小相参、上下顾盼、左右映带、得心应手。已呈悠然自得之态,或达出神入化之境。那淋漓的墨色、流动的线条、跌宕的体势、洒脱的节奏,极尽彰显了作者的性灵和才情,并达到了“心手双畅,物我两忘”的书法境界,也自然能给欣赏者们以抒情达意的内心触动和艺术感染力。所以她的书法在书界能获得广泛好评。

        牛桂华之所以爱上狂草,是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这种最能纵灵抒情的书法形式,是千百的年来,一直让人心游手追的最高境界。狂草那玄之又玄,损之又损的笔墨线条,就象音乐家心灵的五线谱,无不取自作者内心情感的图像和节奏。书法的点画,在黑白阴阳的浓淡、干湿、欹正、大小、肥瘦中,从笔法到结体,再到章法的无限写意中,记录着书法家由精神到物质的各种体征。也可以说,草书乃是书法家在无奈的现实世界中,精神逍遥游的凭借。书法的用笔、结体等各种艺术形态,就像儿童手中的魔方变幻无穷,它需要书法家用智慧才能破译,在它无尽的魔阵破译中,又使得书写者乐此不疲。用笔的俯仰、转折、提按、顿挫等技法需要书家长期的磨炼和用心感悟,才能做到精致的表现控制,以及到尽精微致广大的高境界。草书中的一阴一阳,无不体现天地万物的变化之道。

        可见,牛桂华在草书上,尤其于狂草,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她书法的突出特点可以这样概括:她极尽突显地是力透纸背的中锋用笔、厚重灵活的点画、即严谨又散漫的结字、和浑然天成的章法。这些艺术元素的组合又无一不是“中和为美”的儒家思想的体现;而那烟雨苍茫,风流倜傥,“拈花一笑”式的体悟,更能使人进入禅宗所追求“空寂”“无我”之境界;而那似乎进入“自由王国”的技法运用,“上善若水”的品格追求,以及笔、墨、水的完美结合和发挥,与道家“自然无为,抱朴守拙”的思想内涵又是极其吻合的。在我看来,她的书法即有恢宏大气、奇逸洒脱的个性化风格,又有高古豪迈浑朴生动的书法美学新境界,看她的书法,是特别耐人寻味的。

        牛桂华的书法成就,是学有所悟、勤奋探索的结果。她正走在去兰亭的路上,或者说还正处在大胆实验、创新求变的探索阶段,书法这条路荆榛遍地、崎岖难行,她能在此倾毕生精力、艰难跋涉,实在难能可贵!缺点和不足自然是在所难免的,对她书法的不同看法也是会有的。我衷心希望她能与书法坚贞不渝,更上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