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当前栏目

摘要:写生是油画的必修课,是一种和自然的交流和沟通,同时兼顾了油画语言的表达和锤炼。艺术离不开生活,离开生活艺术的源头就枯竭了。大批印象派的艺术家在19世纪都出外写生,有其特定的课题。写生对于我们来说,也是这样的。写生不单单对自然现象的描摹,在这个过程里加入自己对写生对象的认识,进行创作。树东入学的时候基…

推荐关键字 



  写生是油画的必修课,是一种和自然的交流和沟通,同时兼顾了油画语言的表达和锤炼。艺术离不开生活,离开生活艺术的源头就枯竭了。大批印象派的艺术家在19世纪都出外写生,有其特定的课题。写生对于我们来说,也是这样的。写生不单单对自然现象的描摹,在这个过程里加入自己对写生对象的认识,进行创作。树东入学的时候基础不是最好,但是他对绘画很热爱。油画界很认可他的战争系列。在研究生班里他属于拼命三郎,很玩命。伟人足迹的写生是由现代史学会主办,戴老师主管,去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伟人生活过的地方写生。在写生的过程中,我和树东一直在一起。他画画的时候很认真,对别的事情不管不顾。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不修边幅,我们写生住的是宾馆,他一进来特别像一个民工,全身都是颜料,别人也会说,这人怎么穿成这样,他不搭理不在乎。出外写生,不管刮风下雨也一定要坚持完成写生,即使是零下20多度冬天也不例外。写生不是一挥而就的,要写生很多次才能完成。我们俩一起去朱德的故乡写生,也是冒着严寒完成的。他能吃苦,去陕北的一次,下雪天路很滑,汽车上不去坡还挺危险,他和另外一个艺术家把山坡上的土移到车轮下才顺利开上了坡。

《生命线》

  当时的毕业创作他选择的是战争题材,他的同学都不看好,说这个题材没有前景。他自己也很苦恼但是又很热爱这个题材,当时我负责研究生班的创作教学,在和他聊天的过程里,我告诉他,战争题材能不能成功,关键是看你的创作热情。那是在全国范围内的部队的画家里,常规写实的居多,于是我们建议他不要走这条路,要另辟蹊径。树东自己也认可,根据他的自身情况,我们一起设定了一个既属于战争题材,但是又有很大的空间让其自己发挥的题材内容。从绘画手法表达上,以黑为主体作为画面骨架,用土色系列进行冷暖弱对比,采用斑驳残破的油画语言,这样与别的画家有了明显的区别。这样理论构架形成之后,树东进行了大量的实践,也吸收了别的艺术形式。有一段时间,我隔两天去他的画室看一次他的创作,我觉得他很痛苦,一般的画家肯定都会觉得不可能再继续画了,这是死路了。但是树东没有,他不停地改不停地试,结果成功了。他不气馁不退缩的精神对其创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近13年来,他基本都是以战争题材为创作对象,也参加了多次全国性的展览并获奖,这和他的执着付出息息相关。他从不人云亦云,总是专注于体现了自己作品的风貌和追求。油画界对他这十几年做出的努力和创作的作品是十分肯定的,从教研角度来说,我希望班里出来的人越多越好,更多的同学由衷地喜欢绘画是因为热爱绘画,同时把他所有的心血倾入到绘画里,有自己理解的不同于他人的独特认识。在表现手法方面,树东接近表现性与表现手法之间,没有超出架上具象,但是不属于写实,也不属于完全的表现主义。我所庆幸的是,这条艰难的路由于他的热爱而闯出来了。

李延洲(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第二工作室主任)